这里秋晏,重度狛厨黑贞厨,
会推一些自己觉得喜欢的图。
LOF暂时主要用来存戏,
渣戏辣眼还请见谅啦。

……近期绝赞沉迷P5中x

-臆病者-Nagito

© -臆病者-Nagito | Powered by LOFTER

【LPMM/LPDE】戏言speaker

*词改文?

*对歌词了解不是很深刻所以又什么不符合词义的地方请谅解

*CP向LPMM LPDE

*OOC怎么可能没有

*感觉这文我以前发过但是现在似乎找不到了就再发一次存一下

*看了觉得污染眼睛就关掉不要再点开吧

*祝食用愉快

在LP将最后一发浊液射入MM体内后,他便让爱用嘴为他清理下身上余下的白浊。

MM大概也不是第一次为LP清理了。舌头很熟练。很快,LP的下体就被清理干净了,然后,他就就任由LP将他带进浴室,感受LP在粗暴后的温柔。

虽然只是为他清洗身体罢了。

LP在帮MM清洗的时候,手总是无意识地碰到MM以前被囚禁时所留下伤痕。

他看着爱人脖子上那圈被全add都称为“耻辱”的痕迹,口中却下意识低下头去吻住。

这很突兀,或许只是突发奇想的一个动作。但是感受到脖子的伤痕与炽热的唇瓣所接触的纳斯德科学家也只是咬了咬唇,忍着不让自己喊痛出声。

因为或许这么做,LP就不会发现自己以前因为战斗而不小心在脖子上留下的疤。也省的被逼问那是如何留下的。

其实MM一直有心病。

说起来也有些可笑。MM很担心,自己的爱人会喜欢上另一个自己。那个住在体内,也更为强大的家伙:Diabolic Esper.

对,那家伙有名字,他喜欢别人叫他DE。

他的能力甚至都与众不同,能力比更加强大。

他是时间的主宰者,他可以穿梭时空。

MM也知道LP喜欢追求强大的事物,所以他时常控制着、压抑着自己的精神。以至于不让DE跑出来。

虽然在睡的很深时,会梦见DE在对着他微笑,并且不断重复说他会夺走他的一切,包括LP。

于是MM最近几天故意发扬自己那在女生中颇高的魅力值,以吸引那些迷恋与自己的毫无多少头脑的小女生向自己告白。

当然了,只是为了让LP吃醋罢了。

对于这一切,MM知道DE依旧只是在笑看,只是说不定哪天就会跳出来,仿佛没有任何事情一般,笑着对LP把他所做的一切说出来。

MM很害怕LP发现DE的存在。

一日,家里的灯泡似乎突然坏了,MM打开灯罩查看了一下,灯泡是完好无损的。但是这怎么会难得到我们的纳斯德科学家?于是在思索片刻后,他就准备去重新买一个灯泡,但抬起头却突然看见DE就站在房门的角落里。

DE在笑,和往常一样的那种微笑。

DE一只手环着手臂,另一只手的食指抵在下唇上,手指并没有按下去,仅仅是轻轻地抵着。然后,用口型一字一句地对着MM,清晰地“讲”道:

“我是以"谎言"堆积而成的你哦。”

当MM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发现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被DE吓到的?可笑。”MM用手指捋了捋自己那因为噩梦而不知何时缠绕扭曲在一起的发丝,目光撇向窗外,天空还是漆黑一片。

他下意识想要开灯。

灯是坏的,没亮起来。

天已经大亮,MM心情有些忐忑,但还是打开了灯罩。原来只是灯泡里的灯丝烧断了。

重新去买了一根给灯泡换上后打开开关,灯泡重新亮了起来。但这让MM不禁松了口气。

“还好那只是梦啊。”

他如此地自我安慰着。

“是啊,只是梦。”

这是DE的冷笑。

他走进洗漱室,对着镜子解开睡衣上面的几颗纽扣,目光注视着爱人在他身上留下的那欢爱的痕迹。他用手指直接按了上去。

他只是通过这种方式,在LP出任务时候的感受LP对他的爱而已。

虽然看起来有些病态?

MM闭着眼,用手按在爱痕上感受了许久后,终于再次睁开眼再次看向镜子。却差点被吓得叫出声 很好,他保持了一个科学家应有的风度。

镜子之中,DE正对他笑着。

那笑容和平日里时常看见的笑容一模一样,嘴角勾起的角度都不变,若是不注意的话,他人定会以为只是一张面具罢了。

说实话,仿佛一个戴着面具的小丑。

这是MM对于面前这个人的评价。

“我也喜欢LP啊。”

DE依旧没有出声,还是对着MM比划口型,但是却不出声。

不知道是因为不会说话还是不想说话,MM从来就没有听见过他说话时候声音是什么样的。

“之前的梦中,那个消失的我是骗你的,是骗你的哟?”

 这是DE消失之前在镜子上留下的话,清清楚楚像水雾一样显示在镜子中间,怎么抹都抹不掉。

当LP回来的时候,MM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想要MM回来就杀了我吧?!杀了我就能让MM回来了哦?”MM清楚地听见这声音是从自己口中传出来的,但是却不是自己的语气。

语气很疯狂,完全不像他。反而有些像……DE。

自己知道的,他出来了。

而MM,只能无力地望着LP在沉默许久后举起拳头。他控制着发电机,毫无怜悯地对着自己在攻击。

“好痛。”这是MM现在唯一的感受,虽然并不是没有与LP战斗过,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特别疼痛,就像连心脏都被打穿了一样。

而LP眼中的MM是怎么样的呢?是一个陌生人。

是一个有着黑色眼白,身着黑色铠衣的ADD。

所以LP下手毫无怜惜,他信了DE的话。

他想要MM回来。

然后就像伊甸园中听了蛇的诱惑一般,将MM带至死亡。

“我是以"谎言"堆积而成的你哦。”

DE的声音直直的传输到MM脑中,语气带着嘲讽与轻蔑。

LP在DE即将断气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DE的头发逐渐变长,铠衣逐渐变成了平日里MM所穿着的白色大衣。他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但是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我把他还给你?”

“MM”的语气依旧带着嘲讽,但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滴落在地板上。

LP感受得到,面前这人,语气中的嘲讽也逐渐消失了。

是在回来吧?

“再见了……?”

MM凭着最后一丝意识这么说着,然后合上了眼睑。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