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秋晏,重度狛厨黑贞厨,
会推一些自己觉得喜欢的图。
LOF暂时主要用来存戏,
渣戏辣眼还请见谅啦。

-臆病者-Nagito

© -臆病者-Nagito | Powered by LOFTER

〖LPMM〗花葬

*CP向LPMM

*有一些PTAT

*PTAT设定为LPMM的小时候

*LPMM兄弟设定

*眼睛开花梗

*OOC有

*确认无误可食用就请食用愉快








当PT再一次为AT驱赶走欺负AT的那群人的时候,那个带着黄色发箍的少年就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恋上了这个哥哥。

就算是长大之后变成了Mastermind也没有让时间改变自己对PT的这份感情。

PT长大了变成Lunatic Psyker也依旧在守护着MM不被欺负。

MM知道自己对LP的这个感情是不可能被自己的这个大哥所接受的,当然也不排除LP是个基佬?

当然LP是个基佬这只是一个假设,所以MM选择将自己对大哥的爱深深隐藏在外形像桃子,位于横膈之上,两肺间而偏左的鲜红的人体器官之中。

所以MM平常都是对LP有些冷言冷语的嫌弃状态,但是被LP无意识地靠近了依旧会有些脸红,当然LP并不知道。

“P……PT!”一天半夜,MM抓着被子从梦中惊醒叫了一声,因为他梦见了还是AT时候的自己看着PT因为保护自己而被无数黑影围攻,最后PT勉强从黑影的围攻中露出一个头笑着承受着攻击对他说了一句“快跑,AT。”然后就重新被黑影所埋没,然后,MM就被吓醒了。

LP闻声赶到MM床边,看着坐在床上长发凌乱一脸惊恐地抱着曲起的膝盖的人,走到床边把手放在MM头上然后揉了揉MM的头安慰道:“我在。”

MM下意识地脸红了一下然后一把拍开LP的手淡淡的说了一句“做恶梦了而已。”然后扯着被子就继续睡了下去。

LP叹了口气也就没多说什么,挠了挠脑袋然后掩着嘴打了个哈欠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MM把被子盖过头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他清楚的,自己对LP的爱慕如果说以前只是一颗种子的话现在应该是已经在脑内生根发芽了吧。

第二天早上,MM披散着头发打着哈欠起了床然后洗漱一番之后走到餐厅就看见LP已经在吃着面包,与往常一样。

MM揉了揉有些眩晕的头然后走到餐桌边坐下来拿起面包吃着。在餐桌上,MM一直低着头不敢看LP,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MM觉得自己脑内仿佛真的被种下什么种子一般,头有些疼痛欲裂,皱着眉头抬起手揉了揉额头希望缓解一下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于是便干脆无视掉这个脑内疼痛了。

然后午饭晚饭惯例是MM做,当他看着LP吃着自己做的饭菜的时候莫名地想要LP来吻自己。然而这个念头被MM甩了甩头强行压了下去。

LP看见MM的动作有些好奇地问了一下:“怎么了?”

“没事。”MM匆匆几口扒掉碗里的饭然后以回房做研究的理由让LP不要来打扰自己,实际上他只是想要安静地把自己压抑不住的感情稳定住。

MM坐在床上缩在床的角落,用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自己那微微有些颤抖的躯体。他现在渴望LP的触碰,哪怕只是指尖上的,但是他鼓不起勇气。就连兄弟之间的关爱现在MM都不敢去向LP渴求。

MM怕自己沉沦于这份感情之中。

然而事实上,MM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已经深陷于这份感情之内,难以割舍。

而这份感情早已经不是最初的那份爱恋,他想要与LP融为一体,他更加不想和LP分开,想要和LP紧密相连。

那份感情犹如种子发芽一般不断地突破限制。

MM发现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他想要被LP所拥有,永远的。

MM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菊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哽咽声然后迅速撤回手喘息着思索为何自己会有这种冲动。

一把扯过被子,MM将自己重新包裹在被子里,喘息不断,他只觉得脑内要爆炸一般,身体炙热地仿佛体内正被火焰灼烧一般,手死死地扯着被子,蜷缩着双腿低声喘息着。MM对现在自己的情况十分不理解,只是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要从自己身体里被剥离、消除。

“不……”MM低声疾呼着,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渐渐地遗忘什么……

…………

“Lunatic psyker……是谁……?”带着这样的疑问,MM将被子掀开然后平躺在床上,突然,MM因为眼睛突然传来的疼痛而大声尖叫了起来。

当LP听见MM尖叫而闻声打开MM房门的时候,MM早已安静了下来,然而赫然入眼的便是从MM的一只眼睛中生长并绽放出来的一朵正好盖住了MM一只眼的黑色曼陀罗。

而MM的另一只眼早已没有了昔日的光彩而涣散开来,身体在渐渐冰冷下去但是嘴角所流出来的血液并没有干涸。

期待这恋情又有何用,怎么样都是毫无结果的。

“封闭的世界 交错的视线 假装不屑 却早已深陷;装作不了解 又或者是拒绝 只能越来越加的迷恋。”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