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秋晏,重度狛厨黑贞厨,
会推一些自己觉得喜欢的图。
LOF暂时主要用来存戏,
渣戏辣眼还请见谅啦。

-臆病者-Nagito

© -臆病者-Nagito | Powered by LOFTER

〖DEADD〗时间逆行

“Esper,我想听你唱歌”ADD托着两边的腮帮子对着DE微笑道。

“好。”DE对于ADD的微笑同样报以笑容,然后缓缓开口唱起ADD所最喜欢的歌。

“在东京铁塔,第一次眺望。看灯火模仿,坠落的星光……”DE轻声唱着,ADD便闭上眼用心倾听着DE那略带伤感的音调。

DE的唱歌的音调很适合这首歌所以我也很喜欢听他唱。

这是ADD的原话。

ADD的笑容总是很温暖而DE的笑容里总是流露着哀伤。

不是因为与ADD在一起不开心,只是他们所生活的背景不同。

ADD活在父母的关爱之下,衣食无忧,身边也有不少小伙伴陪着,虽然他最喜欢的还是DE。

DE颠沛流离,他亲眼看着家族的淫灭,即使拥有着掌握时间的力量他也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的离去。他妄想过利用他的力量来阻止,可是换来的确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见证着族人的灭亡,唯有ADD是温暖他内心的那唯一一束阳光。

DE与ADD相差三岁,但是却并没有什么阻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双方便都觉得很开心了。

即使DE总是面带愁容。

ADD经常说DE眼角带泪,然而DE总是摇头告诉他那是幻觉,甚至有一次DE直接被他拽走去向小伙伴询问,可是都是摇头告诉他:并没有泪,只是觉得眼神很冷。

ADD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只能当做自己稍微有些小小的幻觉。

DE看见因为觉得自己有幻觉而沮丧地蹲在一边的ADD便走过去将手按在了他的头上但是并没有做什么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并将手放在ADD脑袋上也没有说话。

本来日子是一天天很平静地过去的,可是突然就有一天,ADD消失了。

ADD从DE身边消失了,不再黏在DE身边要DE给他唱歌。

甚至他的小伙伴们也没有看见ADD。

DE觉得不对劲,ADD太久没来找他了,如果是平常的话,三天不见面已经是极限,不会像这样连续一周不来找他。

当DE直接通过时空裂缝在ADD的卧室里找到ADD的时候,他所看见的是一片狼藉。

那是DE所熟悉的,一切的一切。

DE一直知道的,那是他所经历过的。

枕头直接掉落在地上,上面有着指甲撕扯的痕迹,地上羽毛宛如积雪一般散落着,床上的被子已经消失不见,但是如果向窗外看去便能发现那不知如何跑出去的已经被大地所沾染的被子。桌子是倾倒着的,还在向墙壁滚动着,桌上的杯子在地上已经成为一片片的碎渣,杯子中的水在地上蔓延着,行程一片水渍。门是敞开的,但是有明显的被撞击过的痕迹。

他知道的,DE他清楚地了解着这一切,因为他全部都经历过。看着这片狼藉,他依旧有着记忆。

DE径直走到衣柜前,如他记忆地一般,打开柜门便看见了躲在衣柜里面瑟瑟发抖的ADD。

“没事了哦。”DE伸手将ADD抱住,任由他抓紧了自己的外衣。

“Esper……”ADD哽咽着开口却被DE直接用嘴堵住他想要接下来说的话。

“我都知道。”DE松开ADD,看着ADD在自己怀中放声哭泣便抬手按在他的后脑勺上以表安慰。

感受到窗口的冷风,DE抬起手打了一个响指,将“时间之纹章”作用在二人身上。

DE刚作用完便一把推开ADD。

在ADD疑惑的目光中,DE轻声对ADD道:“躲起来。”

接着一道银光正中DE太阳穴。

触发时环的复活效果后,DE晃了晃身子但是并没有倒下去,他侧目看见ADD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他,便对着ADD露出了他一贯的笑容。

“快跑!”

DE对ADD在认识这么久开始唯一地吼了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

DE还没来得及再次加持时环便再一次一道银光从他后脑勺刺入他的小脑。

DE已经动弹不得了。

DE看着ADD奔跑着。

ADD含泪奔跑着在DE的视线中逐渐缩小。

众人向着DE靠拢着,大家都拿着武器。

“再见啦。”DE闭上眼再一次轻轻哼起了那首ADD所最喜欢的歌。

“我发誓不让你等候,陪你做想做的无论什么。我越来越像贝壳,怕心被人触碰 你回来那就好了……”

“能重来那就好了。”不知道多少个月之后,ADD看着远方,抬手抚摸着遮住他那已经变成黑色的眼白的眼罩,口中轻轻哼唱着,语气之中满是悲伤。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