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秋晏,重度狛厨黑贞厨,
会推一些自己觉得喜欢的图。
LOF暂时主要用来存戏,
渣戏辣眼还请见谅啦。

-臆病者-Nagito

© -臆病者-Nagito | Powered by LOFTER


#绝望篇第八集

#部分语句来源fate/apocrypha

#图源ID59368671,侵删


不曾见过天堂,

就连撒旦都将我一脚踹离地狱。

他们都在窃窃私语

——人 渣 就 应 当 死 去。


然而就这样、姑且的失去了意识。如同只是将自己从世界线的因果律中剔除一般,幸运就是这样难以控制的存在。

失去意识前的短时间内,视野中仅存的便是那黑色长发男子的身影——几秒便击碎了自己长期以来依靠的才能,而他自身似乎也散发着强烈的希望。

我啊,就是被这样强烈的希望所击碎的。

调动体内余下的力量,如同要抓住重要之物般努力将手臂向前伸展,掌心直对视野中那位散发着强烈希望光辉的男子。没由来的满足感自内心洋溢至唇角后,大脑便先一步失去意识。手掌未能也已来不及合拢,视线内陷入一片黑暗。


我的终点就在此地,我的命数就在此地,我的生命就在此地。

我的生等同于无,如同影子四处游离。

——————————————

“这个啊,是为了希望哦。”

与七海同学一道进入漆黑地下室中,站立于深处的房间内。前方的液晶屏所投射出的光线便是仅有的光源。

双眸直视面前粉发少女,如同往常一样勾起已是自身面具般的笑容,语气平缓地仿佛在叙述故事般逐字逐句将话语表述而出。

“如果是为了保护希望,”

逐步向前缩短与少女之间的距离,视线依旧与其持平。手向前伸去而膝关节微曲,掌心有如拖着重要之物般展开,随即收缩手臂将手掌朝下,拇指、食指与中指虚按于胸口上方。

“那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毕竟我这种渣滓,只配当做希望的垫脚石罢了。那么,阻止绝望,也是垫脚石所需要尝试的事情之一吧?

无视对方对于自己的蔑视,迅速将手伸入外套内,将藏于内侧口袋中的枪械取出,枪口直指少女。食指扣于扳机上,从手掌到指尖没有丝毫颤抖。

——杀人是不对的?那可不对,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希望。

面对身后七海同学的阻止,在时间并不紧张的基础下姑且放下瞄准少女的枪,扭头面向其并作出简短解释。言谈语气愈加笃定,余下未拿枪的手也因激动而紧握成拳。

“说到底,绝望不过是希望的垫脚石。”

枪械重新瞄准,语调略微上扬,双眸也随之凝视面前这看起来觉得自己言论很无聊的少女。

“所以,你也只是希望的垫脚石罢了。”

那么,便试试她身为绝望的水准吧。若是连自己这种人都能将她杀死,那么别说绝望,她甚至已经不配身为希望的垫脚石了呢。

没错,为了让大家的希望熠熠生辉,她必须成为绝对性绝望!

“衷心祝愿你不会被我这种人打到。一直作为绝望,让大家的希望璀璨生辉。”

礼貌性地对对方给予言语上的祈祷,而语气却愈加笃定。正当言语完毕之时,似乎是才能给予的直感,身体本能性地从身后感受到威胁。迅速转身将枪口指向后方,黑发男子悄无声息如同鬼魅般站立于枪口所指之处。

“你是?”

口中仅吐露两字,手指便迅速扳动扳机。令人愕然无措的是,手中枪械却在此时卡壳,无法将子弹射出枪膛。

不信邪般地将枪口对准地面试图调整枪壳,却在不知觉间被夺走手中枪械。目光试图追随目标定位,身体也随之转向,而耳边停留的仅有一句似乎十分狂妄的话语。

——区区幸运……?

意识并未来得及反应,胸口便随即传来刺痛感。身体受子弹后坐力作用而无法站稳,重心随之后仰。伴随着接踵而至的刺痛,躯体直接与地面相碰撞,后脑勺接触地面所传来的剧痛与胸口枪击双重折磨自身。

耳畔似乎传来七海同学的关切呼喊,但大脑却已无暇顾及。口中已无力发出完整词汇,仅能发出低沉笑声。尝试向前伸出手臂抓住自己所望见的希望光辉,但并未坚持几秒意识便随之消散。

——那便是我所一直追求的希望吗?

然而就这样、姑且的失去了意识。如同只是将自己从世界线的因果律中剔除一般,幸运就是这样自己难以控制的存在。

————————————

我的弓无法依靠,我的剑也不能救我。


谨以剩下的唯一之物,

愿能守护他的脚步,

主啊,谨将此身托付于你。


绝望之后必将迎来希望!(L'espoir_vient_apres_de_sespoir)

评论
热度(13)